舍車保帥,文在寅政府能否渡過執政危機?
來源:中國網 2019/10/16 11:04:53 作者:楊丹志
字號:AA+

導讀: 經歷曹國事件風波后,文在寅在韓國國民心中的改革派形象已經嚴重受損。作為總統,他必須更為謹慎地行使自己的權力,以免被反對派加上濫用職權的罪名。

2019年10月14日,上任僅一個多月的韓國法務部長曹國宣布辭職。

2019年9月9日,韓國總統文在寅正式任命已被家人諸多丑聞纏身的曹國為法務部長。此舉在韓國社會引起了劇烈震蕩,加劇了韓國社會的撕裂。曹國上任后,韓國眾多國民逐漸分成尖銳對立的兩派,每周舉行大規模游行示威。韓國公民團體“泛國民市民連帶”支持文在寅和曹國推動韓國檢察組織改革,并于2019年9月28日組織了百萬人的聲援游行,支持曹國上任。10月3日和5日,韓國首爾市爆發300萬人的大規模游行集會,要求徹查曹國,文在寅下臺。韓國輿論認為,放任曹國事件演化下去,可能刺激支持和反對曹國的對立雙方不斷進行對抗,這將是整個韓國的不幸。甚至可能危害經濟和民生。

曹國上任事件之所以很快引起軒然大波。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韓國處于內憂外患的困難時期,經濟不景氣,在外交方面也一再受挫,引起民眾對文在寅政府的強烈不滿。曹國事件為民眾提供了一個宣泄情緒的渠道。有觀點認為,文在寅所在的韓國共同民主黨屬于左派陣營,而左派勢力的特征之一就是更關注于政黨政治斗爭,不善于發展經濟。

2019年4月2日,韓國貿易、工業和能源部公布的數據顯示, 2018年韓國GDP增速僅為2.7%,是六年以來的最低值。自去年12月以來,GDP連續4個月下跌。在此背景下,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紛紛下調2019年韓國經濟增長預期。韓國國策研究機構韓國開發研究院(KDI)在2019年4月份的經濟動向報告中表示,由于近期韓國國內外需求減少,韓國經濟景氣正持續下滑。

與經濟不景氣并存的是高失業率。韓國開發研究院的統計表明,韓國2019年2月的失業率達到了4.7%,比1月上升了0.3個百分點,創9年新高。截至2018年7月,韓國青年失業率達到10.7%,超過美國的8.6%。

韓國外交也處在“四面楚歌”的困難時期。韓美關系、韓中關系、韓朝關系及韓日關系均遇到不同程度的麻煩。韓美在駐韓美軍基地搬遷及駐韓美軍費用分擔問題上存在較大分歧,韓中關系因薩德系統部署導致的裂痕尚未彌合,一度熱絡的韓朝關系也因韓國無法繞過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與朝鮮開展合作而逐步降溫,韓方的“不作為”引起了朝方的不滿。

近期,韓國和日本還在經濟領域爆發正面沖突,這也是1965年韓日邦交正常化以來兩國在經濟領域內的第一次正面沖突。雖然文在寅政府通過推進“新南方政策”在韓國-東盟關系方面有所突破,但并未從根本上改變當下韓國所面臨的外交困局,文在寅通過外交突破贏得國內民眾支持的做法越來越難以奏效。

曹國上任事件之所以迅速發酵,原因之二是韓國政黨政治斗爭的相互傾軋。代表進步勢力的文在寅上任后,對韓國的保守勢力進行了“清洗”。但韓國保守勢力的根基依然雄厚,其始終在尋找文在寅政府的“軟肋”,伺機卷土重來。

目前為止,文在寅個人在韓國民眾心中的形象比較廉潔,其親屬也幾無負面報道。保守派要想從個人私生活入手做文章來擊垮文在寅并無勝算。但曹國家屬的一系列丑聞迅速成為保守勢力重要突破口,表面上是攻擊曹國,實則目標指向文在寅。

文在寅的困難在于,既要繼續堅持曹國在其任內推進的司法改革方向,強調曹國“大節不虧,私德有愧”,肯定曹國的付出和努力;在當前大勢之下又不得不“舍車保帥”,與曹國進行必要的切割。

畢竟,曹國長期以來作為文在寅的助手,深得其信任。正是文在寅力排眾議,曹國才得以擔任司法部長。反對派對曹國的指責一旦被證實,將會給文在寅扣上“用人不當,任人唯親,濫用權力”的帽子。包括文在寅力推的司法改革,特別是檢察制度的改革,也會被反對派認定是文在寅在謀求擴大權力,且確保自己卸任后免被追責。

正是由于“內外交困”,近期韓國國內的民意調查顯示,文在寅的國內支持率已經由最高峰時的80%降至40%。

曹國的辭職,短期內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文在寅政府緩解來自在野黨和民間的雙重壓力,但就此判定文在寅逃過一劫為時尚早。文在寅在其執政的最后兩年,注定會迎來一波又一波的挑戰和沖擊。

曹國是法律專家,也是文在寅的得力助手,他的辭職對文在寅政府是一個重大打擊。可以預見,今后文在寅政府要想進行包括司法改革在內的任何一項新的改革都不會一帆風順。此外,由于曹國一度被認為是文在寅刻意栽培的未來韓國總理接班人,甚至未來可能競爭總統大位。他的辭職,無論對文在寅本人,還是對文在寅和曹國所在的共同民主黨都將是莫大的損失。文在寅和共同民主黨將不得不為未來的權力格局安排另做預案準備,包括重新遴選培養后備力量。

經歷曹國事件風波后,文在寅在韓國國民心中的改革派形象已經嚴重受損。作為總統,他必須更為謹慎地行使自己的權力,以免被反對派加上濫用職權的罪名。同時,文在寅自己的親屬和親信幕僚也需要加強自我約束,不能被反對派和在野黨抓住把柄。從這個意義上講,文在寅執政的危機尚未得到根本性地緩解。

楊丹志 中國社會科學院地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助理,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博士

原標題:舍車保帥,文在寅政府能否渡過執政危機?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彩票走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