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為:香港局勢——自助者天助之
來源:人民日報 2019/10/06 10:10:55
字號:AA+

導讀: 暴力分子人數可能不多,但其囂張的氣焰給中國人上了一堂史詩級的愛國主義思政課,這堂課又通過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傳遍全中國、全世界。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教授近日在一檔電視節目中就“香港局勢:自助者天助之”展開了主題演講。同樣來自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的資深研究員馬丁·雅克先生也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張教授談到,香港出現了一些麻煩,但壞事可以變成好事、變成大好事,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情況。

暴力分子人數可能不多,但其囂張的氣焰給中國人上了一堂史詩級的愛國主義思政課,這堂課又通過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傳遍全中國、全世界。

中國年輕一代也幾乎一夜之間成長起來,過去不懂得什么是顏色革命和制度自信的人一瞬間或多或少都懂了。

一個才700來萬人、經濟還比較發達的香港可以被西方反華勢力左右,可以瞬間走向大亂,如果中國沒有社會主義制度、沒有黨的堅強領導,早就天下大亂了。 

香港的亂局使我們見證了中國年輕一代排山倒海的愛國熱情。如果說西方的敵對勢力影響了幾十萬香港年輕人,這是令人非常遺憾的,但是他們也成功地影響了至少數億中國年輕人,使他們更加愛國、更加認同中國道路。

有一位香港資深人士估計,香港絕大多數人還是支持“一國兩制”的,這批亂港的暴徒不會超過3000人。難怪有一位網民這樣調侃美國說,美國總統最近心情不好,他質問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你們怎么能拿美國國會的撥款在香港搞顏色革命,然后培養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最后讓暴力分子也無地自容,讓美國在中國的‘帶路黨’也無地自容。”

中央情報局負責人聽了總統的批評很不高興,他反唇相譏:“你自己幫中國的華為公司做了超級大廣告,華為多少年想辦而沒有辦成的事情,你幫他辦成了。”

這次香港的局勢也驚動了一個大家都沒有想到的群體,一大批很少關心政治的、瘋狂追星的“飯圈女孩”。這是中國95后、00后為主的女生,平時路人看不懂她們的許多言行,但不久前“飯圈女孩”倒是做了一件大事,為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集體“出征”海外社交媒體,守護全世界最好的“阿中哥”。

張教授看到了她們發的一篇帖子,不禁拍案叫絕:“我們哥哥出身貴族、地位顯赫,中途家道中落、被人欺辱,一雙兒女被掠走,自己一人摸爬滾打這么多年,里里外外受盡白眼,誰家不來踩一腳。日子過得稍微好一些,第一時間想的就是接一雙兒女回家。萬萬沒有想到,兒女認賊作父,傷透哥哥的心。”

緊接著“飯圈女孩”的“出征”,是男孩子為主的“帝吧出征”,還有海外中國留學生群體。

網上還有這樣一個帖子,說我們年輕一代展現出來的超級愛國情懷主要是兩個原因。一是國內的教育,二是國家確實強大了。這兩個原因讓祖國的孩子陽光自信、多才多藝、三觀超正、素質全面。 

這場亂局還使多數中國人實實在在地了解了西方制度的問題,或者它的虛偽。

先看所謂的新聞自由,為什么記者的相機總是對著警察而不對著暴徒,這叫選擇性失明,叫假新聞,做得太明顯。

第二個就是所謂的言論自由,為什么谷歌、臉書等成百上千的封號,他們如此害怕有良知的網民向世界展示香港亂局的真相,而讓抹黑香港警察、歪曲事實的謠言信息大行其道。

“香港自己怎么辦?”這個問題我們一定要提出來。長期以來,我們把香港定性為一個經濟城市,這符合香港的特征和絕大多數香港人民的利益,但樹欲靜而風不止,敵對勢力要的就是把香港變成一個政治城市,從而給他們搞亂香港提供可乘之機。香港成為政治城市意味著香港將麻煩不斷,但既來之則安之,既然香港已經政治化了,我們就直面挑戰,在政治層面戰勝我們的對手。我們原來的設想是“一國兩制”,井水不犯河水,但現在敵對勢力的井水就是要犯河水。既然如此,交鋒就不可避免。

在這個過程中,香港自己是一個關鍵角色。

張教授表示,希望這次亂局能給多數香港人帶來大徹大悟、痛定思痛,全面地反省自己的制度問題,特別是司法制度、經濟制度、媒體制度、教育制度等存在的問題。

如果出現了這么大的危機,相當比例的香港人還是不以為然,還是認為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非常美好,還是崇尚正在全面走衰的英美制度,還是容忍西方國家對香港事務的廣泛干預,還是戴著有色眼鏡看待內地的一切,還是對內地和內地同胞抱有一種虛幻的優越感,那估計香港恐怕只能是沉淪下去了,我們恐怕也愛莫能助。

俗話說“自助者天助之”,香港緊挨著內地這個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投資市場,緊挨著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最前沿,但迄今還沒有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從中國模式的視角來看,一定是制度出了大問題,否則怎么可能是這樣。

一個好端端的城市在資本主義制度下不思改革,也無法改革,最終就一路沉淪下去。

馬丁·雅克先生認為,一些游行參與者追求普選,且有部分人更希望香港獨立,他們通過暴力的方式追求自己的目標,這是任何一個國家的政府都不能容忍的,是不可原諒的。

馬丁·雅克先生認為當前重要任務是找到方法將這些群體隔離開來,使香港的輿論遠離這一立場。如果有人真的認為他們代表香港多數人,那就大錯特錯了。這也令馬丁·雅克先生思考了一個更深層次的問題,香港內部存在一種因被取代而產生的落差感。1997年,香港經濟規模約為中國內地經濟的三分之一,如今它還不到內地經濟規模的3%。

換句話說,從香港到中國內地,中國經濟中心發生了非同尋常的轉移。實際上對香港來說,殘酷的一點是,中國內地經濟轉變的最好例子就發生在對岸的深圳。

1978年時深圳只是一個漁村,香港比深圳富裕得多,而且發展得很快。如今這兩座城市的角色完全調換了,深圳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最先進的城市,而香港總體而言相對停滯不前。

它曾經確實舉足輕重,但在很多方面似乎已經喪失了原有的地位。所以馬丁·雅克先生認為,如果想要了解香港人目前的心態,就必須考慮到這些因素。

他們憤怒沮喪,不知道自己前途何往。香港的經濟相對停滯、無法自我改革,而且對于某些群體而言情況則更糟。年輕人永遠買不起,甚至絕大多數人永遠買不起房產,所以他們痛苦,覺得在這種情況下未來渺茫。  過去的40年間,是改革開放改變了中國,這就是中國轉型的原因。改革開放從鄧小平提出的非凡愿景開始,是一個不斷發展的過程。馬丁·雅克先生認為改革開放的美好在于它不斷地前進,沒有終點。

而坦率地說,他不知道香港的改革策略是什么,他真的不認為香港存在像中國內地一樣的發展策略。對于香港特區政府最重要的就是改變香港社會的經濟狀況,讓市民對未來有信心。

原標題:張維為:香港局勢——自助者天助之

責編:陳倩柔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彩票走势网